中文资讯名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正文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张小雷的自首书上清楚写着:“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采取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目前已无法兑付本金利息。” 2017年12月27日,张小雷投案自首。“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了三年。”在看守所的高墙内,张小雷坦言。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曾在无数人看来是摇钱树的“钱宝网”,随着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小雷的投案自首,“钱宝网”骗局开始水落石出。公安机关初步查明,张小雷等人依托钱宝网,对外宣传“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以高额收益为诱饵,向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犯罪。该案涉及的集资参与人遍布全国,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约300亿元左右。

这家以“向死而生”为口号的公司,从创立第一天设立资金池开始,就注定是一场飞蛾扑火的悲剧。因为集资参与人人数众多,非法集资数额特别是未兑付本金的数额巨大,“钱宝网”案也成为继“e租宝”后又一大非法集资大案。

自首当天,张小雷写了一份自首声明:“自钱宝网运营以来至今,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采用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目前已无法向投资人兑付本金利息,对投资人造成的损失深表歉意。”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高收益骗局:

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收益率40%以上

 

在钱宝公司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杨某眼中,张小雷每天的状态都很焦虑,“公司的一些项目根本不会有40%的年化收益,还承诺还本付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最后资金链断裂、灭亡是必然的。”

按照张小雷最初对公司的设想,先建立一个网络平台吸引用户注意力,当用户资源积蓄到一定的规模后,寻求广告商合作从而获得盈利。于是在2012年7月,在原来江苏钱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基础上,张小雷注册成立南京钱宝信息传媒有限公司。

钱宝公司对外宣称只要缴纳一定金额保证金,通过“看广告、赚外快”模式,完成每天看广告、视频、回答问题的任务,不同的任务需要交纳数额不等的“保证金”,“保证金”越多则收益越高。另外,钱宝网还设置有签到收益、做任务收益、用户体验收益、问卷收益等多个维度指标,如果完成多项指标,综合收益折算最高年化收益率可以达到40%-60%。

葛先生听说钱宝网收益高,在去年9月投了7万多进去。最初他也有担心,“他们说有40%的收益,这个收益率太高了,普通的金融行业就是5-6%左右,差异太大了,不靠谱。”但后来经过朋友鼓动和看到公司的一些宣传,他决定投资。

第一次投了7万多,一个套餐79天,按照钱宝网承诺的,完成打卡、签到、做任务等,回报率就有35%,就能拿到7千多元的收益。“任务很简单,按照网站上的操作步骤,点击一些产品、保健品、水果、养生的广告,都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第一次投入的收益还没有拿到,朋友又劝他再加些钱进去,能赚更多。“朋友告诉我,他已经在钱宝投了4年了,我是看着钱宝出生的。还说他们见过张小雷,公司实力很强,有很多企业,讲得太神话了。”

他决定“赌一把”。2017年12月初,又追加15万投入到钱宝网。 葛先生估算了一下,增加15万投入,加上之前投进去的7万多,一共22万多元,如果完成钱宝要求做的任务,平均每天可以赚大概400多元,这样最高收益就达到66%。每个月在钱宝网商城里买东西,还可以增加积分,积分高了这样收益也会高。为增加积分,葛先生在这个网站上买了1千多块钱的东西。

到11月初,钱宝网规定,在平台进账/追加投资,要收3%的手续费,如果快速提现,需要收6%的手续费,葛先生就没有再把钱提出来。截至12月底钱宝网网站关闭前,除了每天返还的几百元收益加上之前提出来的1万多元,他在钱宝网里还有21万8千多元。

“钱宝网完蛋了”,葛先生发现网站登录不上去,他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朋友告诉他,“不可能的,谣传,再等等”,葛先生说,几个月来一直都听到张小雷的坏消息“说逃跑啦,卷款逃走了,太多了,不愿意相信”。

专案组民警介绍,钱宝网宣传的所谓“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模式,其发布的任务广告大多是从互联网上搜来的,实质就是“幌子”广告。而所谓的任务,就是让集资参与人在钱宝网上点击观看一些自己企业发布的月度报告,企业内部活动视频等随意内容的信息。只要点击广告、观看过这些任务就赚钱了。通过这些“幌子”广告、任务,其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集资参与人投入资金。

 

“圈钱”本质:

靠新用户投钱来支付旧客户收益,资金紧张就提高收益

 

高收益的诱惑面前、身边朋友鼓动,加上企业光鲜亮丽的包装宣传,许多人将自己辛苦的血汗钱放到钱宝网,结果却是血本无归。

张小雷称,截至平台关闭前,钱宝网有非常可观的会员注册数量,其中日活跃用户达到百万人次。而除了网络平台,在公司的对外宣传中,“钱宝系”名下有包括足球、游戏、房地产、无人机领域等各类名目企业共70多家。但南都记者了解到,其中有实际经营的公司只有20余家。产生的利润远不足以覆盖所需的高额利息,且这些公司基本都是内部关联交易,没有多少外部资金来源。

张小雷承认,钱宝公司在成立之初是没有启动资金的,客户们交了押金,这些押金就成了公司的启动资金。之后,钱宝网的资金来源也主要依靠用户在钱宝网平台缴纳的保证金,用保证金来支付此前用户的本金及收益。而公司的高管、员工也都对这一事实心知肚明。

钱宝公司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杨某称,新用户给钱宝网交的这些押金,绝大部分都被用于维系公司运营和支付钱宝网平台客户的收益及提现需求。其称,公司先是通过钱宝网吸收资金,资金用来投资一些实业,然后负责宣传的公司就对外包装宣传这些实业,让投资者放心,相信钱宝网,从而吸引更多人将更多的钱投到钱宝网。

钱宝公司线下产品总负责人端某称,公司融资的钱都交给张小雷支配,大部分钱都用来支付利息。

当没有更多的钱进入平台时,靠公司所谓的企业营收,根本不能应付越来越大的收益和本金的提取。而事实上,从钱宝网开办之初起,钱宝网就不只一次遭遇兑付危机。

据钱宝公司高管康某回忆,在去年8月钱宝网的一次集中挤兑中,公司通过延长提现的到账时间、提高线上任务的收益率和提高快速提现手续费,才惊险地度过了危机。

张小雷称,从钱宝网开办到现在,当新用户投入的钱填补不了前面用户的收益和补贴,资金池就会紧张,这类危机公司每年都会遇到。

“用户恐慌以后就是挤兑,说我们跑路了,说我跑了,我不在了。”张小雷说,为“化解”危机,他会通过各种渠道公开发声,举办一些所谓的“新产品”新闻发布会,组饭局找集资参与人吃饭。

张小雷明白,吸引用户最关键还是要靠高收益的回报,于是他会阶段性地推出一些高收益的任务,让大家“保持信心。”

就在他向警方自首的前一天,他照常出现在自己的直播节目《雷声》上,“明年我们钱宝必须做到中国电商前三”,镜头前的张小雷,信誓旦旦、充满自信地描绘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但一切都是假象。

据南都记者了解,“钱宝系”企业名下动产和不动产价值以及实体企业经营利润等所有资产总和,与需要兑付的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相比,存在巨大差距。现有资金资产无法弥补巨大的兑付缺口,也就实质上造成“借新还旧”的经营模式无法为继。

 

假实力、真谎言:

12亿购入科研用地,吹嘘价值200亿

 

在张小雷向集资参与人宣称的集团下面两个最大项目江北“智慧城”、老山航空通用机场地产项目,南都记者专门进行了走访。

2017年7月,张小雷用非法集资来的12亿多元,拿到了位于南京市江北新区的一块科研设计用地,也就是所称的江北“智慧城”地块。钱宝网后来对外宣传,江北“智慧城”占地200多亩、综合市值高达200亿元。

12亿元买入的土地,一夜之间翻了近二十倍!

之所以选中这块地,张小雷在自首后说,买入江北“智慧城”按照他的预想,5年以后不动产增值,未来就可以实现200亿。

南京市浦口区土地交易所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该项目土地性质为教育科研用地,销售对象是有限制的,在出让文件和出让合同中有明确规定,必须符合科研部门认定的科研机构和科研企业才有资格购买,不得销售给个人。

南都记者在江北“智慧城”项目工地看到,两栋主体大楼也只有外立面做了装修,内部还是毛坯状态,几栋建筑活动房旁边,一些建筑垃圾七零八落地被丢弃在一边,旁边荒草和发黄的植物已经长出2米高,很久没有开工。

一名建筑承建方项目部工人告诉南都记者,最近几个月遇到一些在钱宝网里投钱的人过来打听情况,“他们的意思就是怕钱拿不回来,打听工地还有没有在建。都是钱宝那个事情闹起来的,闹成这样。”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张小雷对外吹嘘价值200亿的江北“智慧城”项目。(1月15日现场拍摄)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江北“智慧城”项目工地,废弃建筑材料遍地,久未开工。(1月15日现场拍摄)

老山森林公园度假村是南京钱宝系公司投资的地产项目中第二大的项目。据钱宝网之前的宣传,这个项目是2016年8月,张小雷名下的上海宝瞻实业有限公司以2亿多元取得。在对外宣传中,这个项目毗邻亚洲最大的灵铃野生动物园,项目占地约150亩,地上建筑由1栋航空私人会所、1栋山景酒店、47栋独栋别墅组成,价值达到100亿!

南京市浦口区土地交易所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这块地的规划用途只能用于航空员工宿舍、候机楼、航空旅客住宿等,不能用作一般商业开发。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张小雷对外吹嘘价值100亿的老山森林公园度假村。(1月15日现场拍摄)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老山森林公园度假村项目,杂草丛生,建筑闲置未装修。(1月15日现场拍摄)

又如,对外宣传号称亚洲第一、年利润2亿多的江苏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据了解,该公司甘油生产的规模及提纯技术水平明显低于国内先进的甘油生产厂家,该公司账面显示的2017年利润仅为1600多万元。

 

小丑的表演:

冠名、赞助、做慈善,与投资人相约“雷的盛宴”

 

当谎言在确凿证据面前被揭穿,张小雷的“钱宝”王国形象也瞬间坍塌,越是侃侃而谈,越是丑态尽现。

2014年钱宝网与西甲皇家社会、巴列卡诺俱乐部达成合作,球员穿着印有“钱宝”字样的球服在绿茵场上出现,全场为运动员欢呼,但赞助商“钱宝”的资金却是非法集资得来的。为了增强知名度,“钱宝”系企业还在成都成立了钱宝足球俱乐部,不断“烧钱”,名噪一时。但事实上,2016年俱乐部净资产为-1879万元,借款7000余万元,还拖欠数百万元的球员工资,已经资不抵债。

为了增强知名度,“钱宝”系企业还将一些产品向演唱会、体育赛事投钱赞助,参加展览会和交易博览会、推出游戏产品等手段,对外宣传“钱宝”品牌。为了宣传自己的慈善家形象,他亲自带队,打着“雷行万里”的口号,“触摸苦难与幸福”。他用非法集资来的钱向真爱梦想基金会捐款,还获得“年度真爱天使”奖项。

钱宝公司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杨某说,他个人喜欢喝酒,只要资金紧张了,他就找人吃饭,称之为“雷的盛宴”。

网络上的一段视频中,张小雷对“宝粉”提问进行现场答疑,当被问:“我们公司除了平时网站宣传的五大盈利模式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盈利渠道。”张小雷对公司的五大盈利模式侃侃而谈:

“公司的主营的渠道是CPM、CPA,到CPS。CPM就是按千人展示向我们的广告主收费,CPA是按我们给广告主带来的用户的行为产生的价值,广告主向我们付费,CPS是购买产生的付费。”提问的女生听得一头雾水。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张小雷假借慈善之名宣传“钱宝”公司。

 

“钱宝网”落幕:

“‘宝粉’们的损失是由他们的贪欲造成的”

 

2017年12月26日,张小雷向公安局投案自首。而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三年”。张小雷承认,“我向用户收取的保证金,以及用户做任务所获得补贴,就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受到钱宝网高额利润诱惑而进行投资的人也明白,这种事情就是击鼓传花,谁停下来,谁就是最后一个。

在钱宝网至今还有21万多元没取出来的葛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对张小雷“肯定非常恨”,但就从自身来讲,“还是贪婪,有侥幸心理,有这么高的收益,本想通过钱宝网改变生活,没把生活变得好,反而坏了。”

在看守所的高墙内,张小雷也第一次撕掉了伪装的面具,曾经将“宝粉”视为“亲人”,却对他们损失的钱撇得一干二净:“‘宝粉’们的损失是由他们的贪欲造成的,我的责任我承担,他们的责任也要他们自己承担。”

因该案涉及的集资参与人遍布全国,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约300亿元左右,“钱宝网”案也成为继“e租宝”后又一非法集资大案。

起底钱宝网案,创始人张小雷为自首准备了三年

张小雷向公安机关提交的自首声明。

南京刑法学教授孙国祥指出,钱宝网的运行模式具有庞氏骗局的特征,张小雷等犯罪嫌疑人以钱宝网为平台,以完成广告任务获取高额收益为诱饵,收取用户保证金,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对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的方式。

孙国祥介绍,非法集资犯罪往往通过隐蔽性、欺骗性的手段,制造有经济实力的假象,再通过开发项目、投资理财的形式,许诺高额回报,从而达到非法集资的目的,最后资金链断裂不能再支付本息。

据悉,目前南京公安机关正在加快案件侦办进度,全力以赴开展追赃挽损工作,最大限度挽回集资参与人的损失。警方表示已开通“钱宝网用户配合调查取证受理登记平台”,建议集资参与人及时、主动报案、登记信息,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希望集资参与人依法表达诉求,不信谣、不传谣、不受蛊惑,不组织、参与各类非法活动。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7 中名网 www.feelcn.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70134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