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名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科技>   正文

全球最悲剧 IPO:一场独角兽和孙正义的两败俱伤

孙正义和他的软银愿景基金正在遭遇最大的滑铁卢。

孙正义和他的软银愿景基金正在遭遇最大的滑铁卢。

9 月以来,今年美股第二大 IPO,WeWork 的上市之路变得跌宕起伏。估值一降再降,从最高的 470 亿美元直线下调至 100 亿到 150 亿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并计划延迟到年底上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9 月 23 日,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WeWork 的部分董事成员计划罢免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 · 诺依曼,并从外部寻求其继任者。此举也受到了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的支持。报道称,WeWork 认为,孙正义罢免亚当 · 诺依曼是为了阻止 WeWork 上市。

从被称为孙正义投中的 " 第二个阿里 ",到被投资人以罢免创始人的方式阻止上市,WeWork 堪称史上最具悲剧色彩的一个独角兽 IPO。

从 470 亿美元到 " 一文不值 "

今年 4 月,全球最大的众创空间 WeWork 被传出正秘密奔赴 IPO。根据最新一轮融资计算,WeWork 的估值达到 470 亿美元,这令其有望成为今年美股市场继 Uber 之后的第二大 IPO。

2010 年创立于纽约的共享办公品牌 WeWork,主要为企业家、自由职业者、小型企业及大公司员工提供共享办公的空间。9 年来,WeWork 迅速崛起,目前业务覆盖 32 个国家和地区,会员共计 27 万名,几乎成为全球共享办公行业的代名词。

不过,如同今年在美股寻求 IPO 的多家企业,WeWork 一直陷在亏损的泥沼之中。

WeWork8 月份递交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公司在过去三年已经亏损了 30 亿美元,且还在继续烧钱。2019 年上半年,公司每创造一美元收入就亏损约两美元,此外 WeWork 在这半年中烧掉了近 24 亿美元的现金,几乎相当于其 2018 年的全部现金支出。WeWork 最新业绩情况:

虽然 2019 年上半年,WeWork 创造了 15.3 亿美元的收入,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但根据公认会计准则 ( GAAP ) , WeWork 同期亏损 9.04 亿美元,净利润率为 -59%。

8 月中旬向 SEC 提交上市申请后,外界对 WeWork 质疑之声不断。联合办公企业的壁垒在哪,如此高的估值是否合理,这是很多市场人士关注的焦点。

在近日举行的一场活动中,自称是孙正义密友的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称,WeWork" 几乎没什么价值 "。

WeWork 宣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但业内很多人笑称,WeWork 更像是一家打着科技公司旗号的房地产公司。

这一点也遭到了埃里森的嘲笑。"WeWork 从我这里租了一栋楼,然后装修一下,接着再转租出去," 埃里森说," 回头,他们对外宣称,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的目标是技术多样性。太可笑了。"

亚当 · 诺依曼的一些行为曾引发巨大争议。自该公司 2010 成立至今,亚当 · 诺依曼购买了多处豪宅,并将其中部分反租给 WeWork,而且组建了对该公司最高管理人的更多控制权的架构。今年 7 月,亚当 · 诺依曼还通过出售股票和举债的方式高额套现逾 7 亿美元,让公众及投资者对 WeWork 的信任进一步下滑。

波及软银新基金募集,孙正义后悔了?

孙正义赞成罢免亚当 · 诺依曼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让 WeWork 和其最大金主之间的分歧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

据《金融时报》透露,软银已经向 WeWork 董事会提出,不再让创始人亚当 · 诺伊曼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决议。据悉,这个决议得到了大部分股东的支持。WeWork 董事会将于下周开会投票,决定最后的免任结果。

融资是 WeWork 的核心竞争力,而软银则是其最大靠山。" 现在头部的几家企业,除了刚拿到融资的 WeWork 之外,其他几家都没钱了。" 一位国内的联合办公人员此前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曾表示。

上海市中心的 WeWork

自 2010 年诞生以来,WeWork 已经募集了 120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多数资金来自软银。

软银对 WeWork 投资力度之大,态度之坚决,被业内认为是一场豪赌。统计显示,软银在 WeWork 上的投资总额约为 104 亿美元。其中 2017 年为 44 亿美元,2018 年和 2019 年为 60 亿美元。

软银集团的创始人兼 CEO 孙正义曾公开表示,WeWork 就是他的下一个 "阿里巴巴"。" 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 这是孙正义曾对亚当 · 诺依曼说的一句话。孙正义甚至觉得 WeWork 还不够 " 疯狂 ",他认为 WeWork 的估值可以是 " 几千亿美金 "。

但是,让市场大跌眼镜的是,WeWork IPO 目前最大的阻力之一正是来自其大股东软银集团。

据彭博社此前报道,在 WeWork 持有 29% 股权的大股东软银集团曾敦促其搁置 IPO 计划,但 WeWork 却不顾反对,继续推进 IPO 股票发售计划。

WeWork 自降身价 IPO 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会给软银造成巨大的投资损失。伯恩斯坦分析师克里斯 · 莱恩指出,平均来看,软银持有 WeWork 股票的成本为 240 亿美元。如果该公司以 10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软银持有的股份将承担大约 60% 的账面损失;对愿景基金的冲击将是大约 25 亿美元,仅仅是其净资产价值的 2%。

更让孙正义头疼的可能是,WeWork 在 IPO 上的失利已波及到软银新基金的募集。据透露,向软银愿景基金投入 450 亿美元的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现在只打算把投资利润再投资到软银新的科技投资基金;对软银愿景基金投入 150 亿美元的阿布扎比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也考虑把对软银新的愿景基金注资承诺降至 100 亿美元以下。

软银与 WeWork 的博弈一直在进行。今年 1 月 8 日,软银资本原本计划投向 WeWork 的 160 亿美元突然下调至 20 亿美元。当时媒体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词描述这次交易——膝斩。

一场独角兽和超级基金的两败俱伤

WeWork 的上市风波给创投行业敲了一记警钟。

" 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越来越冲击现有的 VC 市场定价模型,创业型公司在融资时盲目追求高估值将带来不可预测的后续融资风险。" 一位 FA 分析人士表示。

事实上,今年在美国上市的独角兽们都不太好过。美国两大网约车巨头 Lyft、Uber 在美国股市上市,自上市到 9 月初,股价都已经跌去了 1/3,这被认为是," 典型的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造成的估值下降 "。

FT 援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包括 Uber 和 Lyft 在内的科技企业上市后糟糕的股价表现,最终促使亚当 · 纽曼决定推迟首次公开募股。

2019 年 " 独角兽之王 "IPO 的失利,给独角兽们的上市增加了不确定性。作为独角兽的收割者,超级基金们的 " 神话 " 也一同破灭。

除了前途不明的 WeWork 之外,作为软银愿景基金的第一笔重大投资,Uber 上市后也表现不佳,9 月更是创下了 30.7 美元的历史最低价位,最初发行价是 45 美元。

根据 Uber 上市招股书所披露,软银在 2017 年 11 月联合其他财团,参与到 Uber G-1 轮融资中,投资额度在 10-13 亿美元之间,投资价格为每股 48.77 美元,同时,软银向 Uber 当时现存股东和员工提出每股 32.97 美元的收购意向。

有投资人算了一笔账,作为 Uber 最大的股东,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目前已经面临超过 6 亿美元投资损失。Uber 的最新市值为 561 亿美元,而此前,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曾达到 720 亿美元。

目前,软银共成立两期愿景基金。成立两年来,愿景基金一期共投资了 ARM、Uber、滴滴出行、今日头条、WeWork、Cruise 等超 70 家世界知名公司,涵盖大出行、金融科技和医疗健康等多个领域。按照软银集团在 2019 年 6 月披露的决算数据,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累计投资已达 71 笔、投资金额达 642 亿美元,投资回报率为 62%。

愿景基金的多个独角兽投资项目出现问题,让业内对这支基金的发展前景开始产生怀疑。" 创投要做最聪明的钱,而不是钱多人傻,类似超级基金是走不远的。" 一位 PE 投资人表示。

随着 WeWork 上市的继续推进,孙正义庞大的投资帝国正迎来考验。

来源:投资界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7 中名网 www.feelcn.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70134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