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名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科技>   正文

滴滴缺席,战场重启:但顺风车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了

2019 年,张勇决定开网约车赚钱,由于是外地牌照,他无法开快车,于是在嘀嗒和哈啰两个平台注册成为了顺风车司机。

2019 年,张勇决定开网约车赚钱,由于是外地牌照,他无法开快车,于是在嘀嗒和哈啰两个平台注册成为了顺风车司机。

张勇告诉锌财经,他的一位朋友,在滴滴顺风车刚上线的时候,成为一名专职顺风车司机,"那时候平台补贴力度也大,他最多的时候,一个月挣了 3 万 6",但是在滴滴下线之后,这位朋友尝试使用了嘀嗒和哈啰,不仅限制每天的接单次数,而且接单效率也远不如曾经的滴滴顺风车。收入的差距促使他最终离开了这个行业。

现在,张勇只接长线单不接短途,固定从上海西边的虹桥机场到浦东来回跑 " 专线 ",他直白地说," 因为短途根本不赚钱。"

很多和他一样的专职顺风车司机们,通常都拥有多部手机,通过借用亲戚朋友的身份证、驾驶证、车辆牌照,同时注册多个顺风车平台,在跑 " 专线 " 的时候,同时在多个平台发布行程,自己 " 拼单 " 拉多名乘客,来赚更多钱。

这样的司机,是顺风车平台不欢迎的。

"真顺风车要拒绝专职司机,我们需要的是上下班、出门时顺路接单的车主,这样才能保证平台的社会效益和用户的安全。"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提到。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 受访者供图

为此,很多顺风车平台保持低价,甚至不抽成,导致最终这块业务很难盈利。

而对于出行平台来说,除了倍感焦虑的运力和营收能力,面对安全问题依旧是慎之又慎。

"怕,就是害怕,就是怂。" 在 7 月 18 日的滴滴顺风车媒体开放日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给出了滴滴顺风车迟迟不能上线的原因。

当天,滴滴向媒体公开顺风车安全产品的整改方案。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滴滴顺风车已经迭代了 12 个版本,优化了 226 项功能,整合了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滴滴出行 CEO 程维则表示,2019 年滴滴在安全方面大的投入将达到 20 亿元。

媒体开放日上的滴滴出行总裁柳青

昨天,滴滴顺风车下线满一周年,而这个市场早已不是当初的样子。

巨头蛰伏,战火重燃。自滴滴 2018 年 8 月 27 日宣布顺风车业务无限关停,挑战者便蜂拥而至。哈啰单车、嘀嗒拼车以及曹操专车纷纷升级为 " 出行平台 ",哈啰则在滴滴关停四个多月之后上线顺风车业务,公开招募车主。

在各大平台运力面临挑战的今天,顺风车可能带来的新鲜力量和新兴市场,仍然是巨头和创业者觊觎的战场。

顺风车闯入者

2018 年 9 月 19 日,滴滴顺风车下线仅 24 天。阿尔法顺风车位于上海张江的办公室里,最后的测试进行完毕,阿尔法顺风车正式上线,这可以说是滴滴顺风车离场之后,第一位上线的挑战者。

这个入局顺风车的新面孔,似乎踩在了一个绝佳的上线时机。在创始人邓刚看来,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巧合。早在 2 年前,他开始关注共享出行领域,之前曾在传统车企做过十几年的高管,尝试过一些共享汽车的重资产模式之后,他决定入局更简单轻便的顺风车市场。

阿尔法顺风车

2018 年 6 月,公司正式成立,开始研发工作。按照初期预想,滴滴顺风车会是阿尔法最强大的劲敌。但 8 月份,因顺风车乘客遇害事件,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

" 喜忧参半 ",邓刚回忆那时候的心情时提到," 行业巨头离开了,对我们来说有了一个出口,但是公众对于顺风车的不信任感越来越强。"

邓刚那时预想,更激烈的竞争即将到来,他告诉锌财经,除了自家之外,"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企业入局。"

2018 年 12 月,已经从单车平台升级为出行平台的哈啰出行,开始招募顺风车主,推进的速度很快,官方称 20 天招募了 100 万名司机,并拿 3000 万补贴司机和乘客。今年 2 月,哈啰正式宣布在全国上线顺风车业务。

哈啰出行

主流出行平台纷纷布局。今年 6 月 6 日,高德顺风车开始在广东、武汉招募顺风车车主,高德方面表示,计划近期在部分城市上线试运营公益顺风车业务。7 月初,专车平台曹操出行也宣布将在 9 月上线顺风车业务。

虽然大多数入局者的上线时间均在滴滴顺风车暂时退场之后,但酝酿早在之前便已开始。

在滴滴杀入之前,爱拼车、天天用车、微微拼车以及嘀嗒等平台便已经在经历一轮争夺,滴滴进入之后迅速占领高地,这一轮中失败的玩家黯然退场,市场趋于平稳。

但随着巨头滴滴的退出,顺风车市场的浪花重现,新玩家们纷纷入局,高德、哈啰、阿尔法顺风车、好空出行等新面孔加入这场争夺赛。

行业部分入局者名单

群狼抢食的原因显而易见——顺风车一度是滴滴最赚钱的业务之一。

" 滴滴曾经定的价格大概是快车价格的 80%,甚至有的到了 85%。但是快车的抽成是 20-25 个点,顺风车的抽成是 10~15 个点,这样一减的话,你会发现赚的钱差不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锌财经。据《财经》杂志报道,在下线之前,滴滴在同城每笔订单收取 10% 左右的服务费,跨城顺风车每笔收取 5% 的服务费。

这吸引了大量私家车司机加入,在庞大的用户体量之下,顺路匹配成功率远高于其他平台,滴滴顺风车快速扩张。

据 Trustdata 报告显示,截至 2015 年底,滴滴顺风车市场占比高达 76.8%,已占据整个市场四分之三的份额。也就是说,滴滴仅用半年时间,就改写了市场格局,把最早一步入局的天天拼车、嘀嗒等远远甩在身后。

2019 年,根据滴滴对外公开的数据,顺风车业务上线三年多时间内,顺风车的日订单量达到 100 至 200 万单,按滴滴全平台的 2000 至 3000 万单的日接单量来看,占比接近 10%。

虽然占比不高,但这是一块盈利能力较强的业务。据界面报道, 2017 年,滴滴顺风车的 GMV 接近 200 亿人民币,占滴滴总 GMV 的 15%,而单量仅为快车的十分之一;滴滴顺风车 2017 年收入 20 亿人民币,净利润接近 9 亿人民币,可以说是最赚钱的业务线之一。

但新的入局者,如今面临的市场环境,可能比和巨头竞争更为严峻。

做 " 真顺风车 "

新入局者并不是盲目的,他们首先考虑的是安全与合规。

" 做真顺风车 ",在锌财经采访中,这是受访者口中的高频词。

" 真顺风车 " 意味着车主是顺路接单,而非专职运力。"互助才是顺风车的核心。" 李金龙提到。

邓刚认为,最初入局顺风车行业,就是看到了通常是专职司机来做顺风车司机的行业痛点," 开快车、专车不够合格的司机,被筛掉了之后,去做了顺风车司机,这是违背了顺风车本身的概念,也提高了安全风险。"

为了筛选掉专职司机,阿尔法顺风车和嘀嗒都采取了严格的审核和认证流程,同时设置了更低的定价,平台抽成少,甚至不抽成。" 定价低才能把那些以盈利为目的的黑车车主排除在外。" 李金龙说。

5 年间,嘀嗒顺风车一直没有抽取佣金,只在每单中收取几元信息服务费,原因是平台不能变成具备运营性质的抽成模式。李金龙告诉锌财经:" 司机本身得到的就不多,我们若从中抽成,定价也会随之提高。"

同时,李金龙也提到,嘀嗒平台规定车主限制一天只能接 4 单,并坚持人工审核。在低价的前提下,嘀嗒也保留一定灵活度。" 确保真顺路前提下,我们会根据当地的用户需求和供应情况,对价格有所变化和调整。但这对于专职司机来说,几乎无利可图。"

严格的规则下,很多司机利用多个身份,注册多个平台,增加接单次数,接单后马上取消订单,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接单,顺风车与黑车一起做。

" 我们只能一遍遍向乘客强调,不要线下成单,否则安全平台无法给予保障;司机取消订单次数多了,我们就马上会人工审核,如果发现恶意退单降级处理,次数多了直接封号。" 李金龙提到。

嘀嗒不抽取佣金的方式,也成为了多数后来者的选择。拟在近期上线试运营的高德顺风车表示不会采用抽成的模式,阿尔法顺风车也并未从订单中抽成。

高德顺风车开城计划发布会

为了保障安全与合规,保持低价,不从订单中抽成,成为了最稳妥的做法,但与此同时,盈利却成为了难题。

不赚钱的 " 辅助业务 "

" 我们从最开始,就没打算靠顺风车赚钱。" 邓刚提到。

他最初设想的盈利模型是不从顺风车业务中抽成,但可以建立一个诚信社区,成为一个流量平台,通过积累顺风车主和用户,聚集流量," 赚钱可以用别的方式,创造有价值的流量以后,修车服务、车险、广告等方式都可以赚钱。"

李金龙也承认,按照嘀嗒目前的模式,顺风车很难盈利。

李金龙告诉锌财经,嘀嗒顺风车虽然目前位于行业第一,但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他所认为的理想状态是能够在不抽成的情况下,达到规模化,实现盈利。" 即使每次就收一两块钱信息服务费,如果做到一定规模化,也一样可以盈利。"

受访者供图

" 顺风车是出行整个生态的一个辅助,因为人们出行中比较常见是即时出行,这是用户习惯决定的。" 李金龙提到,嘀嗒顺风车的匹配成功率为 40%," 我们再怎么突破,也是只在数量上的小突破,但在本质上很难突破,这是一个天然限定的天花板,这是由构成运力的司机天然的不同属性所规定的。"

从业者都不得不承认," 真顺风车 " 在保障安全而失去专职运力的情况下,增长面临瓶颈。

司机端也很难赚钱。一位从 2017 年开始做顺风车的司机小钟向锌财经提到,在滴滴下线之前,由于工作跨城,他经常使用滴滴顺风车载客," 省油费,一般我不用提前一天,当天基本上都能找到合适的乘客,但是如今我用的若干个顺风车平台,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匹配成功率较低,所以有时候就干脆不接单。"

平台则面临营收焦虑。上线 7 个月之后,邓刚眉头紧锁,因为顺风车市场不像他预料中的那样,纯顺风车业务就足以支撑。

邓刚发现,顺风车的最大痛点是使用频率不够高。虽然已经有上百万的司机,但增长速度也并没有预期中快,截至目前,阿尔法顺风车全平台累计下载量 210 万左右。

" 只有顺风车是不够的,因为匹配成功率不够高,要有一定的体量才可以达到。专车、快车等及时出行和顺风车结合起来,做全出行平台会比较有竞争力,只做单一的顺风车,很难存活下去。" 邓刚提到。

近期,阿尔法顺风车开始有了转变为 " 出行平台 " 的想法,筹备上线快车、专车等业务。但这对于创业公司,意味着更高的投入和更大的压力。

2018 年年初,一直做顺风车的嘀嗒拼车,宣布升级为‘嘀嗒出行 "。" 顺风车和出租车两个业务在用户端是相辅相成的,一个人既有预约性出行需求,也有即时出行需求,这两个需求并不冲突,两者并驾齐驱 ",李金龙说。

受访者供图

滴滴也在强调它的改变。" 顺风车如果未来要上线的话,一定不会把规模和盈利当成主要的目标。" 程维在沟通会上提到。

同时,滴滴顺风车总经理张瑞在媒体开放日上提到,滴滴将来如果觉得安全产品功能达到一定预期的情况下,决定试运营的时候,会采用先开白天、先开市内的场景的模式,与此同时,试运行期间免收信息服务费。

" 现在在市场上,靠顺风车抽成挣大钱,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李金龙提到," 新入局的平台,也不会冒不合规的风险。"

当顺风车不再强调盈利,各个平台也从纯顺风车转到布局多元出行业务,顺风车成为了 " 辅助部门 ",在出行行业的地位,似乎已经不再重要。

大势已去还是大势所趋

对于出行玩家来说,今年开始面临更严峻的问题——运力匮乏。

最近两个月,美团、滴滴、哈啰等平台相继上线 " 聚合模式 "。

7 月 15 日,滴滴网约车正式向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开放,未来用户可以在滴滴 App 一键呼叫不同平台车辆。" 如祺出行 "、" 东风出行 "、一汽运营的网约车服务等第三方服务商将接入滴滴网约车开放平台。

6 月,美团打车正式上线 " 聚合模式 ",在美团平台不仅可以在平台上打到自家的车,也可以选择首汽出行、神州专车、曹操出行等品牌的车。

聚合模式下的网约车,集合了个平台的主要运力,表面上是转变流量思维到服务思维,把平台效益最大化,却也透露了各平台运力遭遇天花板的问题

" 各地政府监管趋严,快车、专车要合规,这两块业务短时间内会损失大量司机,车主资源相对缺乏 ",一位出行行业从业者对锌财经提到。

滴滴顺风车整改方案中的女性助手功能

"出行市场一定是多家并存、分割的一种格局。运力和体验决定了用户用不用某个平台。" 李金龙告诉锌财经。

出行行业的争夺战,已经变成一场流量和服务主导的升级战争。从业者们认为,顺风车一定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邓刚认为顺风车仍然有很高的发展前景。" 顺风车的运力就是全国的私家车主。全国范围内在路上跑的私家车辆达到 1.6 个亿。如果调动起来一部分,有远远超过快车的运力。"

而李金龙提到,顺风车尤其可以解决高峰期拥堵,"真顺风车主往往是符合通勤的大规律,顺路多接一单约等于少一辆私家车在路上走。专职司机反而增加了高峰期负担。"

过去的一年,嘀嗒一直与政府交通部门密切交流,希望能够从上到下推广顺风车,鼓励更多私家车主,加入顺风车主行列。有地方政府也出台鼓励顺风车平台发展的政策。

成都出租车汽车协会与嘀嗒出行合作发布会

受访者供图

" 嘀嗒不能吃掉全国这一点几个亿的车主,其他的平台进来以后,很有可能拿到的都是我们没有拿到的地方,都是空地。现在不能说叫百家争鸣的市场竞争,而是填补市场空隙。" 李金龙提到。

邓刚便是市场的 " 填补者 " 之一,在他看来,目前的出行平台中,三四线市场的占有率很低,且三四线城市黑车盛行,跨城需求较大。为此,阿尔法平台还在试点城市开设了跨城专线。

在试点城市哈尔滨,由于抵达周边县市的交通并不发达,但需求旺盛,因此邓刚决定在周边的几个县城开设专线,与当地的车队合作,并对司机身份进行严格审核,通过后便可在跨城专线运行。

另一方面,庞大的顺风车车主群体,也是亟需运力的各大平台争夺的焦点。最明显的事例就是," 老大哥 " 滴滴一直没有放弃顺风车。作为目前国内最庞大的出行平台,无论顺风车赚钱与否,对于运力的补充依然至关重要。

滴滴顺风车整改方案中的 " 行中保护 " 措施

从长久来看,顺风车的潜能还有更深层次的开发空间。

出行市场的硝烟从未散去,但顺风车要回到主战场,安全是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关卡。就如同现在滴滴总部大楼各处,甚至连洗手间都贴着的标语——全心全意,all in 安全。

来源:锌财经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7 中名网 www.feelcn.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70134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