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名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科技>   正文

全球化最大输家的报复:这股攒了 30 年的怨气足以抽干美国

2008 年 12 月 23 日,寒冬的白雪没能盖住美国工厂里加速蔓延的铁锈,通用汽车宣布关闭俄亥俄州代顿郊外的工厂,这块破败的土地遭受了致命一击,当地超过一万个岗位被裁撤。

01

2008 年 12 月 23 日,寒冬的白雪没能盖住美国工厂里加速蔓延的铁锈,通用汽车宣布关闭俄亥俄州代顿郊外的工厂,这块破败的土地遭受了致命一击,当地超过一万个岗位被裁撤。

蓝领工人们从中产阶级迅速坠落,低廉的工资、上升的债务让他们在贫困线苦苦挣扎,他们只能祈求上帝,祷告上苍,没人告诉他们,前路在何方。

直到 8 年后,这座废弃的美国工厂才终于迎来了新主人。

2016 年 12 月," 别让曹德旺跑了 " 的疾呼声席卷全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带着 10 亿美元到了大洋彼岸的代顿建厂,当地 1000 多个蓝领工人终于重回工作岗位。

即便想起当初在通用可以拿 29 美元时薪,而福耀只给 13 美元,蓝领工人们也必须接受。

这是他们绝望生活中能看到的为数不多的转机了,但是,在中国工人们看来,这个群体的工作效率还是太低,需要 " 一直教一直教 "。

这就是《美国工厂》里记录的蓝领工人,他们 " 动作慢 "、" 产出低 "、" 不能管 ",极大颠覆中国人的认知。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想象里,美国工人特别是白人,应该是高效生产的全球表率,是这块自由和机遇之地上生活优越的社会中坚,而不是如今需要打两份工才能勉力维持生活的社会底层。

我们一直说全球化有利于各个国家,但从没人说过全球化利于每一个人,而《美国工厂》中这群铁锈地带的美国蓝领工人,正是全球化的最大输家。

他们在现代美国经济格局中无法找到容身之所,被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精英们不想听他们的政治诉求,精英们也没改变他们的生活现状,他们是被掏空的中产,成了希拉里口中的 " 遭人唾弃之辈 "。

他们积攒了 30 多年的绝望、愤怒和怨恨,最终孕育了一场激进的政治反叛,一举将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这股摧枯拉巧的力量,也成为了今天全球格局大变动中的高度不确定性因素。

02

美国蓝领工人最大的报复,就是用手中的选票,改变了历史的方向。

三年前特朗普以微弱的优势当选美国总统,成为了当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之一,民调出错的地方就集中在 " 铁锈带 " 的密歇根、威斯康星和宾夕法尼亚 3 个州,这三个意外州的主体选民都是 " 非西班牙裔白人 "。

五大湖区的铁锈地带原本是民主党的稳固票仓,结果却在 2016 年的大选中倒戈,而蓝领工人、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底层白人则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特朗普击败希拉里的第二天,一本名为《乡下人的悲歌》的书迅速冲上了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该书的作者万斯是从小生活在俄亥俄州的苏格兰 - 爱尔兰后裔,这个族群也是美国主流白人盎格鲁 - 撒克逊白人(WASP)口中的乡下人(hillbilly)、乡巴佬(red neck)、白渣(white trash)。

美国主流社会迫切想要了解他们口中乡下人的到底怎么了,他们的目光终于从精英集团的纸醉金迷落到了边缘群体的拮据困境。

随着美国制造业岗位不断萎缩至今日的 9% 以下,铁锈地带的白人工人阶级成为了被抛弃的群体,他们的收入下降却追求消费主义、背负沉重债务,他们大多数拿不到大学毕业证书、缺乏技能、失业率高,离婚、家庭破碎、孤立让他们陷入了自我复制的贫穷。美国白人工人阶级今天的处境,和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学界热议的非裔美国人悲惨处境何其相似。

这些蓝领白人的愤怒、不满和焦虑无人聆听,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努力工作并不感冒,他们选择自我放弃,选择绝望的行动。

经济学家安妮 · 凯斯和安格斯 · 迪顿指出,美国非西班牙裔中年白人在 1999 年至 2013 年期间死亡率上升了,而在世界上任何人口群体、任何发达国家中,死亡率都是下降的。死亡率上升的原因呈现为自杀、毒品和酒精——将近五十万人的死亡超出了原本的预期。这一群体的犯罪率也急剧上升。

他们是 " 最美国 " 的群体,却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成为被美国抛弃的人,这股在追求美国梦时的挫败、绝望、怒火积攒了 30 年,终于在特朗普的民粹主义煽动下,凝聚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即便经济利益受损,他们也愿意坚定支持共和党提倡的持枪、堕胎、宗教、爱国等文化议题。

正如大西洋月刊指出,他们不是想要 " 攻陷巴士底狱 ",而是想要 " 抽干华盛顿的沼泽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03

美国蓝领工人的政治撕裂和反叛,重构了政治联盟的新版图。

学界开始思考,一个由南部、中西部和东北部 " 铁锈地带 " 组成的新政治联盟是不是已经在构建中,美国政治是否正在开启新一轮政党重组的新趋势。

为了得到这些保守选民的支持,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一定会更加民族主义、更加极端,进而冲击全球格局。

在国际上,美国加速收缩国际建制,国际公共产品的供给缺失对集体安全造成了不小的挑战,各地的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兴起,呈现出更多的地缘冲突、政治对抗。

而特朗普喊出的让美国企业撤出中国,也在加速全球的资本争夺战,全球化步步倒退。

04

在大国博弈日渐激烈之际,这部奥巴马夫妇首次出品的纪录片别有一番政治意味。

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既讲好一个美国制造业回流的故事,也讲好了一个中国制造业走出去的故事,它不是平行发生,而是在 " 一个中国资本家挽救美国制造业 " 的交叉中产生爆点,以至于很多中国网友在弹幕上都发出了怀疑——这真的是美国人拍的片子吗。中国确实该向美国学习如何讲好一个像样的中国故事。

只是,这样的故事太罕见。

福耀在美国建厂,一是因为靠近汽车生产基地,可减少玻璃运输成本;二是曹德旺说过的,美国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五分之一,再加上减税,足以抵消更高的人力成本。但对于那些不依赖能源、大部分产业链也不在美国的制造业来说,回流美国可能会像富士康那样折戟沉沙。

制造业还能回得了美国吗——这不是特朗普一条推特就能回答的问题。就连中国都开始因为东南亚更低的生产成本而出现工作岗位外流,美国要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工业化

在代顿之外广袤的美国铁锈地带,还有大量的工厂锈迹斑斑无人拯救,还有大量一无所有的美国蓝领工人在挫败感中蹒跚追求美国梦。

在美国之外,也有大量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也在承受全球化的代价。政府的再分配政策如果还是没有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平等,民粹主义会继续酝酿更大的浪潮。

全球的政治版图似乎不可避免地站在了临界点,在那里,我们可能终于等来了一个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刻,我们也有可能驶入了一个残酷荒芜的纷乱年代。

来源:智谷趋势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7 中名网 www.feelcn.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70134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