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名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科技>   正文

巨头社交闹剧之下: 一个关于社交的真实创业历程

看着老来俏的张朝阳、故事加身的王欣和浑身是戏的罗永浩上演的一幕幕荒诞剧,我们突然意识到,也许是时候该把聚光灯投向那些低调追逐梦想的创业者了。

看着老来俏的张朝阳、故事加身的王欣和浑身是戏的罗永浩上演的一幕幕荒诞剧,我们突然意识到,也许是时候该把聚光灯投向那些低调追逐梦想的创业者了。

1.熟人社交已经是一条断头路。

2.保持用户黏性的核心成为了接下来日日夜夜他们要攻克的另一道难关。

3.每一个创业者背后应该都有理想作为支撑,真正能够把握住风口的,绝不仅仅是登上华丽舞台炫一时灿烂的追光者。

1月15日,快播创始人王欣的马桶MT、今日头条的多闪、罗永浩的聊天宝三款社交软件同一天上线,40多天后,马桶下线,聊天宝解散。6月10日, “狐友”高调上线,但在两天后就全面下架。

看着老来俏的张朝阳、故事加身的王欣和浑身是戏的罗永浩上演的一幕幕荒诞剧,我们突然意识到,也许是时候该把聚光灯投向那些低调追逐梦想的创业者了。

1/从一个酒局诞生的密友社交

往年6月,这个城市很少有这样暴雨连连的日子,6月3日这天也不例外。23点32分,Hower和Jhon以及公司所有成员,围坐在有点闷热的小会议室里,灯火通明。

从年初项目启动,到现在半年,也不知道,这是他们创业来,加班开的多少次会了。

这天,对于Hower和Jhon及其整个团队来说都是特别的一天,因为他们主打私密社交的产品——奇聊在安卓上线了。

当记者问起自己的产品上线这天心情怎么样时,Hower眼里有些闪烁,但说出来却是轻描淡写:“当然我们很期待安卓和iOS的正式上线,只是现在iOS还在审核,具体时间我们还没准信儿。”

不过为这一天,团队做了充分的准备,最重要的就是招募了大量种子用户作为测试人员对产品进行Bug和体验测试。

曾经有过两段比较成功的创业经历,Hower和Jhon又一起搭伙创业,如今,Hower负责技术开发,Jhon负责产品运营。

“为什么想到做私密社交,灵感来自哪里? ”

“那要从今年春节的一个酒局说起……” Hower和Jhon是在十三年前去北京打拼的时候同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共事而认识。

因两人都来自重庆而日渐熟络。两年后,两人离开原有公司,共同创业,创办了在业界小有名气的互联网企业,这份成功的经历,也让两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人脉之外,让彼此之间有了更深的默契。

今年春节,Hower和Jhon跟之前并肩战斗过的5个兄弟组了一个酒局。曾经的北漂青年,两个已经成功创办自己的企业,另外5个如今分别是BAT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了。

觥筹交错,相谈甚欢,于是聊出了要做一个社交软件的idea。

于是春节一结束,他们立即以重庆为大本营成立了7人团队,产品定名为奇聊。

Jhon告诉记者,对于他们这帮有过程序员和互联网创业经历的人来说,只要有梦想、有目标就不会缺激情。

“其实每个项目开始的初衷都很单纯,我们就是觉得社交不应该只承载于现有的一款软件上,于是就想做一款社交软件,只是并没有确定什么类型的社交软件。

在探索阶段,我们研究过陌陌、探探这种陌生人社交软件,也讨论过打造一款‘兴趣社区+面具社交’类型为主的产品。

但最终因为我们团队较小,运营能力有限而打消了念头。在做用户调研的时候,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用户有社交障碍,有的人微信上有很多好友,却找不到聊天的对象。

有的人朋友圈发得越来越少,每发一次都要编辑很长时间,考虑让哪些人能看见。我们就坚定地下了个结论:现在市面上缺少一款针对密友社交的软件,所以最终做了奇聊。”说着,Hower打开了奇聊,把记者加为7个密友之一。

对于为什么只能添加7个密友这一限制,Hower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私密社交就是要主打一个调性,就是要把最亲密的人放在一个小圈子里面,7个人可以确保社交无障碍。”Jhon补充道,除了人数限制,私密社交的隐私保护措施还体现在阅后即焚、防截屏、隐藏好友等功能上。

巨头社交闹剧之下: 一个关于社交的真实创业历程

开启了阅后即焚和防截屏功能之后的聊天界面

巨头社交闹剧之下: 一个关于社交的真实创业历程

开启防截屏之后查看到的消息

“开发一个社交APP大致需要哪些步骤?” 在等电梯的间隙,记者向Hower发问,他一边按下楼层按键一边有条不紊地回答:“开发社交APP其实和其他工具APP没什么太大差别,首先是确定方向;其次是确定产品功能,找到痛点;然后是出设计模型;最后是测试优化。”

走进Hower和Jhon的团队所在的办公室,记者觉得有种久违的为理想奋斗的使命感扑面而来:大约20个格子间内,并没有坐满人。

记者抬手看看表,下午2点左右,坐着人的工位上除了电脑还摆放着一些并未拆开的外卖。Jhon坦言,这次创业是他经历过的最激烈的一次。

春节之后黑白颠倒的90天,Hower和Jhon现在回忆起来还有些激动。这段时间里,他们确定了办公地点,火速搭建起团队,天天加班工作到凌晨。

“饿了就把桌子下面囤的泡面拿出来就着啤酒充饥。” Hower笑着对记者说,“你一定没见过程序员一边喝着啤酒,吃着泡面,一边敲着程序代码,但这就是创业初期最真实的状态。”

2/创业,活着最重要

谈到私密社交,Path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2010年问世的path,主打私密社交,其用户只能与密友之间进行照片、心情、地址簿等信息的分享。而且只能通过手机联系人或者Facebook联系人进行挑选,并限制了好友人数50名。

同时,除了图片分享功能,之后Path又陆续添加了对文字、音乐等格式的支持,还加上了签到功能。

与众不同的理念,就连Facebook都在借鉴这位对手的新鲜功能,这也让Path在才崛起的社交领域来势汹汹,上线不到 6 个月, Google 就开出了 1 亿美元的收购价格,但这家骄傲的初创公司却对谷歌说了“不”!

错过了Google这个金主爸爸赐予的高光时刻,Path开始了扩张之路,把主要战场放在了亚洲。

而随着社交春天的到来,Path动摇了自己私密社交的初心,将密友人数猛地提升到了3倍——150人。这成为了加速其走向衰落的重要原因。

至今Hower和Jhon都还清晰地记得,2018年10 月18日,Path正式终止服务,它在官网的关停声明中写了一句话:在我们的旅途中,我们和你们一起欢笑、一起哭泣,并学到了宝贵的教训。

巨头社交闹剧之下: 一个关于社交的真实创业历程

Path与2018年10月彻底关停

对于Path之死,Hower认为“Path死在了傲慢上,把自己当成Facebook的劲敌只是错误的开始” 。

的确,对于初创公司来说,产品上线仅仅是迈出了成功创业的第一步而已,我们也看到一个成功创业案例的背后更多的是无数失败案例的铺就。

Hower和Jhon也明白要想成为百里挑一,乃至万里挑一那个成功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作为一个现在规模还不大的小团队,怎么养活自己,如今就是摆在Hower和Jhon面前的第一道坎儿。

一般创业公司做到半年或者1年,就需要VC了,需要后续资金来支撑。因资金链断裂陷入绝境、倒闭的创业公司比比皆是。

为了支撑团队的开支,Hower和Jhon也抱着商业计划书见了很多投资人,“闭门羹是肯定吃过,但总算还是有收获。最近得到一家风投机构的认可,融资谈判进入新阶段了。”

知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曾分享过这样一个案例,就创业失败关键问题,提到过创业者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期望过高,整个项目被玩坏掉。

针对这一点, Jhon告诉记者,从决定做这个产品开始,就将自己的定位看得很清楚,“我们还是有一些前车之鉴的,既然是创业,就要将公司的生存放在第一位。”

而对于Hower和Jhon这种两个人共同创业的公司,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团队的和谐问题。

往往创业公司在成规模之后需要作出很多判断和抉择,这个时候就比较容易出现分歧,一个团队两个创始人意见不合的概率很大,领导层的动摇对团队的影响可以说是致命的。

对此,Hower和Jhon相视一笑,“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不过一切都还是交给时间来检验。”

在采访中,Hower和Jhon也坦言,其实现在谈盈利、谈收入对他们这个才起步的项目来说实在太早了。

而他们现在最迫切的问题就是怎么留住用户,“像飞聊、多闪这些社交软件,它们都有自己的内容运营。”保持用户黏性的核心成为了接下来日日夜夜他们要攻克的另一道难关。

3/熟人社交已经是一条断头路

在采访中,记者向Jhon提出了一个疑问:应该会有很多人觉得没必要再多用一个聊天工具,就算要私密,那就分组或者拉群,或者发朋友圈部分屏蔽,所以要把用户迁移过来,或者培养用户习惯会很难吧?

这个问题似乎在他的心里已经回答过N遍:

“我想做的是手机里的第二个必备社交软件。就像汽车,现在很多人家里都不止一辆车了,一般会有一辆适合全家出行的空间大一点的车,然后再购买一辆日常使用方便或者自己喜欢的车;

又或者像手机一样,有的人会用几张电话卡,一张卡用来商务联系,职场应酬,一张卡跟家人、朋友联系。所以同样的道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让大家不用微信,只是作为微信的一个补充。”

Hower也给记者分享了一个亲身体验,之前准备装修房子,就去联系了一些装修公司讨论设计方案,为了方便随时沟通,就需要添加微信,但添加微信后麻烦和尴尬就随之而来了。

有一次,他发了一条和家人出游的朋友圈,发现有好几个装修公司的设计师来点赞,就突然有种私生活赤裸裸暴露在外的感觉。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买东西或者谈生意或者弄个头发,健个身,对方都会提出加个微信,你说拒绝吧,但有时候确实需要这样的业务上的联系,那就加吧,但是加了你说设置成不让人看你朋友圈,对方又会觉得你这个人有点不近人情,那就分组可见吧,但人多了百密总有一疏,甚至会引发很多矛盾。”

听着Hower的讲述,这个穿着白色T恤,戴着黑框眼镜的理工男的洞察力和细致让记者很是佩服。的确,在中国这个人情至上的社会里,对个人隐私的界限不是那么的明显和被理解。

但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对隐私保护的需求却在不断提升,而微信承载着太过普遍和庞大的社交功能,其对个人隐私的私密性保障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了。

“现在对于用户需求,用细分的产品来满足,是一条正确的路子,需求就是用户习惯培养最好的老师。手机里的第二个必备社交软件会越来越被需要。” 

“熟人社交已经是一条断头路。”Jhon告诉记者,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熟人社交市场肯定是微信一家独大,陌生人社交陌陌、探探、飞聊等也会不断有新产品出现,而在密友社交这一块是留给他的一个小空间。

而在这个空间里把产品做到极致,把密友关系逻辑发展得更好,打造成无障碍社交旗舰软件,是他们团队的终极目标。

“如果要用一个数字来衡量我的目标,那我希望达到1000万的用户。” Jhon说得异常坚定。

4/记者手记:小众社交风起

在这次采访过程中,记者听到了这样一种声音:

时间久了就很期待,在微信之外再出现一款能流行起来的新社交软件。因为微信中的人情世故已经让我们渐渐不自在了。

现实生活中,会有很多场景,在不同的场景中人们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情侣之间、父子之间、亲戚家族之间、亲密朋友之间、上下属之间、职场同僚之间……这些存在都是小众社交被需要的基石。

二十年前,MSN、QQ诞生,社交起步,带给网友们的惊喜与对互联网社交的启蒙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而十年之间,不论是Facebook、Twitter席卷全球还是微信、微博占据中国社交的绝大部分疆域,它们让社交进入到了以展示自我为主的泛社交阶段。

而现在,在泛社交之后,细分、小众的社交需求呈现出了不断提升的态势。人们需要更精细化的社交产品来满足更深层次交流的需要,更智能化便捷地分担情感归宿。

反观那些成功产品,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Path的溃败也能对这个结论做出最好的佐证。

在这次采访中,记者也发现小众社交存在一些比较硬核的问题,比如,用户使用了相关软件后用什么内容或者方式将他们留下来。

又或者是,怎样界定用户关系之间的逻辑才能顺应生活中的现实逻辑……

不得不说,这些问题并不是可以通过简单粗暴的方式就能解决的,也因此,近几年大家对小众社交产品的尝试变少了。

 但在风起之时,也许前路迷茫、坎坷,终究需要勇往直前的探索者。就像在宫崎骏《起风了》中,那个热爱飞行的男孩梦想设计出飞机翱翔于天际一样,每一个创业者背后应该都有理想作为支撑,真正能够把握住风口的,绝不仅仅是登上华丽舞台炫一时灿烂的追光者。

“先试着活下去,然后好好活下去。”采访结束之时,Hower这句总结,朴实、直接,却也意味深长……

来源:锌刻度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7 中名网 www.feelcn.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70134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