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资讯名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科技>   正文

股灾三年,再上天台

“我还好,我没有赌球世界杯。不然,我也要去天台上挤一挤。你说,我怎么知道,这两个谁会赢?”郭子一边看着世界杯直播,一边发问。电视上,2018年世界杯,哥伦比亚对日本的比赛正在激烈上演。

三年时间,从一个千股跌停,到另一个千股跌停

撰文|荆文静 刘碎平

编辑|鹿鸣

“跳楼的请排队自觉取号,炒股排左边赌球排右边,既炒股又赌球的请走VIP通道。”

继世界杯足球赛上,德国、阿根廷等顶级强队相继被爆冷之后,球迷们哭声一片,组团奔向天台。天台上人潮涌动,一回首,中国股民也纷至沓来。“我们来凑个热闹”,中国股民狡黠一笑。球迷纷纷为股民让道。其中,即炒股又赌球的显然更让人刮目相看,“必须得给我们VIP通道。”

6月19日,A股遭遇重挫,沪指连续击穿3000点、2900点,最终报2907.82点,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3.78%,创业板大跌逾6%,创2015年1月以来新低。同花顺数据显示,两市跌停的个股数量达到了985只,“千股跌停”的景象再度上演。

A股遭重创

港股的日子也不好过,香港恒生指数收报29468.15点,大跌2.78%。马化腾和许家印,两位在港股上市的老板,再度成为最惨的中国富豪。截至当日收盘,马化腾身家缩水14亿美元(约90.6亿元),许家印身家缩水11亿美元(约71亿元)。

围绕A股的另一个话题,是2015年6·15大跌三周年,那场被称之为“股灾”开端的黑色星期一,沪指大跌2.00%,此后两月,上证综指从5178.19点骤然跌至2850.71点,近乎腰斩。

这一切显得十分意外,又似乎顺理成章。这其中不得不提起的,是今天的中兴通讯、中美贸易战和小米CDR三起“大反转”事件。

中兴通讯罚单失而复得

“我今天又亏了5000多。”6月19日,中兴通讯股民郭子对AI财经社吐槽,“天天跌停”。

逃出生死劫的呼声刚过了6天,中兴通讯命运就又遭遇了反转。

当地时间6月18日晚间,根据外媒报道,美国参议院以85-10的投票结果通过恢复中兴通讯销售禁令法案。这项法案这让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兴的努力协调付诸东流。参议院指责特朗普总统允许一家违反美国规定的公司继续营业,认为这将使国家安全面临风险。中兴命运再添阴影。

就在5天前,6月13日上午,中兴通讯刚刚组织了一个小范围会议。会议上,对之前的新和解协议进行了宣贯。显然,美国国会会议结果一出,会议和宣贯显得有点白费精力。

根据中兴通讯6月12日晚间发布的公告,美国商务部与中兴通讯达成新和解协议,和解协议包括14亿美元的罚款,董事会成员全部更换,高级副总裁以上人员全部离职,以及十年观察期等,付出的代价可谓不菲。

然而,在举棋不定的中美贸易战面前,中兴通讯这种“白费精力”的举措显然做了不少。历经多方游说获得的和解协议,被美国参议院一举反攻,才是让此时的中兴通讯最为头疼的事情。

“这是中美贸易战,中兴被拿上牌桌当筹码。”中兴员工的员工对此感到委屈。

头疼的不仅是中兴高层和员工,股民也很难再经得起这一番折腾了,6月19日,中兴通讯迎来复牌之后的连续第四个跌停,当日股价报20.54元,下跌9.99%,港股则大跌24%,报9.85港元。

中美贸易战卷土重来

用“树欲静而风不止”来形容中兴通讯此时的处境,似乎十分贴切。诚如中兴员工所言,中兴此次是被拿上牌桌,当了筹码。

这不得不谈及三天前中美的另一场贸易对峙。6月15日,美国白宫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含重要工业技术的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并提到这些商品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6月16日,国务院税委会宣布对美国出口至中国的695项约500亿商品加收关税。

与中兴的大反转相比,中美贸易战双方似乎更习惯这样的反转。两个月内,中美双方打打停停,在角斗场和谈判桌前来回斡旋,结果也在战与和之间反反复复。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再度激活2016年针对中兴通讯的禁售令,此次理由是“欺骗、虚假陈述”。就在一年多前,中兴通讯刚刚为2016年美国禁令缴纳了8.9亿美元的罚款。

这次的惩罚,距离中美贸易战的打响还不到一个月。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被认为是打响中美贸易战的第一枪。备忘录表示,基于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对华“301调查”报告,指令有关部门对从中国进口约600亿美元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在这个大环境下,中兴通讯比之前显得更加焦虑。4月18日,76岁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临危受命,再度出山的消息让人对中兴此次命运更加担心。

4月20日,中兴通讯会召开发布会,公司进入休克。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中兴的命运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试图寻找政治夹缝下的一丝光亮。

而特朗普的推文就是一个亮灯的窗口,让中兴看到了一丝曙光。5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文称:“正在沟通为中兴通讯提供一种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因中兴业务无法正常开展使得)中国有太多的工作岗位流失,我已告知商务部要尽快完成这项工作。”

此前,5月3日至4日,中美代表团就经贸问题进行了(第一轮)的讨论。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在此后的数日内,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和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成员的美方代表团就贸易问题进行了建设性磋商。20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美中两国已就框架问题达成协议,同意停打贸易战。美东时间5月25日19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发推文称,他将让中兴通讯在“高水平的安全保障,改组管理层和董事会,需购买美国零部件以及缴纳13亿美元罚款”后恢复业务。

6月12日,中兴发布公告,称与美国商务部的和解达成,并于13日复牌。

只是,美国国会、参议院似乎并不打算和特朗普同时亮灯。

在6月15日的关税之争两天后,中兴通讯很快又被拉上贸易战的战场,时间6月18日,美国参议院以85-10的投票结果通过恢复中兴通讯销售禁令法案。

这还没完。

6月19日早间,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确定准备加征10%的关税的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并且威胁称,如果中国进行对等报复,美国将再此基础上进一步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中美贸易战的再次反转,市场避险情绪激增,美元也承压下跌,现货黄金温和反弹1283美元水平附近。

“我只知道,今天看到新闻推送一则消息,说特朗普又准备对中国加征关税,知道会对股市有影响的,但是没想到这么严重。”郭子说。

CDR?小米欲说还休

小米取消CDR也来了一次火上浇油。

就在12天前,外界还沉浸在小米即将成为CDR第一股的躁动之中。

6月19日,这股热闹的景象随着小米一纸公告被打破。公告表示,经过反复慎重研究,决定分步实施在香港和境内的上市计划,即先在香港上市后,再择机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境内上市。证监会随即表态,尊重小米的选择。

小米CDR的突然推迟无异于“半夜鸡叫”,直接导致小米概念股集体大跌,京泉华、宇环数控等多股跌停。

针对这一反转,官方口径是,考虑到境内资本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同时CDR作为一项创新的举措,为了更有质量的CDR发行切实保障各方权益,小米和证监会达成共识小米CDR暂缓审核,后续择机重新启动。

在此公告发布前的6月14日晚,证监会披露了对小米CDR申请的反馈意见,反馈意见长达30页,共计2.4万字,共有84个大问,主要涉及小米是否存在同业竞争、小米治理、生态链企业情况、金融和类金融业务、股权激励、关联交易等关键问题。按照要求,针对上述问题,小米公司需在30日内对上述问题提供书面回复和电子文档。证监会会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再次发出反馈意见。

很长时间以来,小米将成为CDR第一股的消息长期霸屏各大网站。关于小米的估值,一直是外界议论不休的焦点,其估值也一度上升到1000亿美元。但几乎在推迟CDR的同时,小米的估值也随即下调,据路透社报道,新的估值约在550亿到700亿美元之间。有分析人士认为,关于估值的定论,也是小米此次选择推迟CDR的理由之一。

今年两会以来,新经济、CDR等词的普及率达到新高。3月6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海外新经济企业回归A股,是以IPO还是CDR的方式更适合,他回应表示,CDR的方式更合适,这也是国际惯例。

证监会随后的速度十分惊人,3月30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及随即召开的答记者问,回答了部分关于CDR出现的疑惑。6月6日晚,证监会又发布了《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试行)》等9份规章及规范性文件,为CDR发行、上市、交易、信息披露、投资者权益等方面明确做出了具体安排,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递交发行CDR申请的相关材料。

6月15日晚间,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小米发行CDR将于6月19日召开的2018年第88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中审核。这就意味着,从6月7日首次递交CDR发行申请到正式上会,小米总共只经历了12天,在此之前,已被称为“闪电上会”的工业富联总共花了35天。

在外界看来,创下上会历史记录的小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很明显,小米让众多吃瓜群众失望了。

三起反转事件后,央行行长易纲也出来发声,回应今日的股市波动,“主要受情绪影响,既然是市场,就会有涨有跌,投资者应该冷静理性看待。”

富豪的痛和股民的泪

今天的股市大跌,郭子似曾相识。3年前的六月份,郭子也经历过这样的事件,当时的郭子涉足股票还不到一年,“那次几乎把我入市半年赚的钱全亏了进去。”

郭子说的是2015年的6月。那一个月,郭子经历了为期一年股市经历的唯一一次“大悲”。

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5178点新高。仅仅过去了几个交易日,同样也是6月19日,整个股市开始哀鸿遍野。大盘暴跌6.24%,986只股票跌停;6月26日,大盘暴跌7.4%,2025只股票跌停;6月29日,大盘跌3.34%,1512只股票跌停。整个股市伏尸千里,血流成河。

随后,虽然股市有了短暂飘红,但是依旧不容乐观。7月1日872只股票跌停,7月2日1461只股票跌停,7月3日1428只股票跌停。

刚刚靠着炒股赚的钱带女朋友旅行归来的郭子说,“当时,一度后悔几个月前进入股市”。

郭子说的几个月前,是2014年7月,上证指数开始突破长期徘徊的2000点区间。随后,一路小幅上涨,不断测试着股民的惊喜底线。一些远见卓识的投资人早就感受到了这股热情。到了8月份,新华社发表《中国需要有质量的牛市》,一举点燃各路人马激情。

在这样的背景下,郭子入了股市。“考研结束当天,我看了看,一共赚了几千。”

2014年12月31日,A股再次创新高,收盘于3234点。到了2015年4月,人民网一篇标题为《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的文章,再次引爆股民热情。“国家牛”应运而生,大量散户涌入市场,上证指数开始向4000点甚至5000点挺进。

觥筹交错、灯红酒红的股市里,股民陷入纸醉金迷的幻想中。一直到了2015年6月。

三年后的今天,历史再度重演。郭子和大多数股民一样,没躲开被股市“割韭菜” 的命运。

与郭子同样感到痛的,是中国的富豪们。

根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截止下午收盘,受股价影响,身家下跌前十的中国富豪,身家累计缩水72.94亿美元(约472.25亿元)。

其中,马化腾在中国企业家中损失最惨。腾讯控股今日跌破400港元,下跌3.22%,相应地,马化腾今日身家缩水高达14亿美元(约90.6亿元),目前其身家为440亿美元(约2847.68亿元),排在全球第15位。

除了马化腾,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也紧跟其后,今日身家缩水达11亿美元(约71亿元)。今年,这已经是许家印身家第三次遭到暴击,在不久前的5月30日,受意大利政治危机影响,全球资本开启避险模式,当日,许家印身家较上一个交易日缩水了28亿美元(约179亿人民币),损失8.3%。在几个月前的全球股市大跌中,许家印也损失43亿美元。

此外,中国女首富杨惠妍、吉利集团创始人李书福、360董事长周鸿祎,身家缩水分别达到了8.78亿美元(56.82亿元)、7.80亿美元(50.48亿元)、6.35亿美元(41亿元)。

“我还好,我没有赌球世界杯。不然,我也要去天台上挤一挤。你说,我怎么知道,这两个谁会赢?”郭子一边看着世界杯直播,一边发问。电视上,2018年世界杯,哥伦比亚对日本的比赛正在激烈上演。

在中国股市上,天台显然要不够用了。

Via 创业邦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05-2017 中名网 www.feelcn.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7013460号-1